失眠了,每天都晚上凌晨一点睡觉,而后半夜四点半起来,眼皮就一直撑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凌晨一点钟,倒下后依旧是半夜四点半起来,如是者,循环不已。

[music1g play=-22342]

最近做什么事情都很不顺利,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。以前我从不失眠,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屡屡失眠。也许是我自己的世界末日提前到来了,是说好的2012么?

志峰拉了我下楼,说去买点东西喝,去小卖部要了两瓶可乐之后,他说:“要点吃的么?”我说,“不了,咽不下。” “房间里还有半包烟,拿下来抽抽?”

再次从楼上下来的时候,明月依旧清澈。于是两个人就坐在石板凳上,披散着月光,我抿了一口冻冰冰的汽水,刚开盖子的汽水劲力很大,呛了我半死。志峰笑了一下,转过话题:“赶紧看看盖子,有没有得奖什么的啊。” 我没搭理他,鼻孔往上哼嗤“小市侩。”

志峰笑了笑,剔着打火机,给我捻了一根。看着那支红双喜,像虾米一样弯弯曲曲,皱巴巴的,不仅觉得可笑,随口搭了一句:“你这烟,不会又是从哪里捡来的吧?”

“去你丫的,爱抽不抽。”

捡烟,是我跟志峰特有的一段经历。两个人相视一笑,之后就是一顿安静。烟雾开始缭绕,两人之间没有多余的话要说。

这,是我第三次抽烟了,我之前一直都没有吸烟的习惯,很讨厌烟卷的味道。傍晚的时候,拨了个电话给文园,她说25号要去山东,去半个月,写生。手提不带去了,放我这边。

“早点收拾好行李,早点休息,我。。。明天不送你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一直以来,不喜欢道别的场景。眼不见,心也许就不烦。烟,亮了又熄灭,地上的烟头逐渐多了起来,月亮也开始悄悄的踱步。渐渐的,大半包烟转瞬归零。“要不要再来一根?” “还有么?” 于是,志峰又到了小卖部买多一包。

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半了,刷了好多遍牙。。洗了好多遍手,却终究还是带着澹澹的烟味迷迷煳煳的睡去。

醒来的时候看看手机,不多不少,依旧是4点半。沉着气,憋着一股劲,愣是躺了一个多小时——六点多了。给李慧发了个信息,她说她在青旅,要给我寄明信片。“人抽烟不抽烟定不了好坏。既然不喜欢抽烟的话,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?找个人散散心,或者找点东西做做吧。”

被我睡了一晚后的被窝,居然好像也带有恶心的烟味,实在憋不住了,下了床,开了热水器,准备着第三轮的洗漱。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1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