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又到了七月份了。。已然仲夏,到处是知了的叫声,比往年来得要慢,但更喧嚣。曾经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做,实际上事情已经到了多到我一个人忙不过来的地步。

前不久,跟文园一起去看房子,看了几天,过了数家,未果。我说让她住学校里面算了,她死活不肯,想一个人住。我调侃道,要不就跟我一起住吧,这儿有房间。她倔了我一个眼神。嗯,意思我看出来了,是“臭美!!”。

后来的后来,是她自己通过中介找到了一家性价比好差的暂且住了下来,进去里面,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,连基本的热水器也没有,房子的玻璃窗户是破的,还要卖一千块钱一个月,一按一付,租期为一年,中介收了500元大洋之后开了张收据,就一走了之。

广州的房价怎么就这么高啊?太离谱了。回来后她向我哭诉,我狠狠地责备了她几句。艺术生的思想我是没办法理解的了。

紧接着是刘洁梅,她说要过来住几天,要考试。于是,临时临急,我稍微收拾了一下房间,让了出来,我自己搬到了旁边的房子里暂时呆两天。

与此同时,麻烦的事情就接二连三地发生在我身上,心情糟糕透顶。,希望这几天可以熬过去吧。2012真特么不是个什么好年。首先被老徐痛批了一顿,然后是出门的时候口袋里还有百把块钱,买个早餐之后发现,口袋里面少了一百块。。。本来就伤心了,还经这样一折腾,这个月都不知道怎么过。情况比劲哥的要好点,劲哥在跟我们坐的士回家后,买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。里面有银行卡、身份证、名片和几百块钱左右。劲哥说,想还的人早就还了,还是去银行报失为妙,别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。

关于被老徐痛批的事情,我也深有体会。这么多人了,就我一个人受到批评,也够丢人的了。丢自己脸面无所谓,志峰那里也不好说话。唉。

习惯了安逸的生活,缓慢的节拍之后,忽然间说要处理很多事情,还真一下子乱了套。但不管怎么说,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,该来的也总得会来,尝试顽强地面对一把,无论成败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2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