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惯例的晚上,天晴的话,有事没事地我会搬个椅子望着月亮发一会儿呆。呆发多了,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是到现在我都有点痴呆。

也有时候,深夜睡不着的时候,我也会一个人穿上轮滑鞋出去外面马路上熘达。生活一直这样伴随着昏黄的街灯点点滴滴的持续着。今晚3点多,被蚊子咬醒了,无缘续梦。于是打开了电脑,写了一些最近的流水帐。眼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到达了6点了,时间过得真快。

前一个月,我心情不好,在室内暴走,不小心踢到了电脑机箱上的U盘,于是悲剧发生了————U盘被拦腰断成两截了。这,这尼玛我也太暴力了吧?!!不可思议!

我小心翼翼的拆开了U盘打开看了一下————还好,里面的电路板没有损坏,把电路板上面的几个焊接口重新接上去即可。不过,靠我的个人能力估计是无能为力了。

正好9月9日下午要到奕雄那里玩,于是顺便让他帮忙修U盘。很久不见了,他胖了许多,但依然帅气逼人。他接过零散的U盘,三两下手脚焊接好了,交了给我。

闲暇之余,在他那里随处熘达,见到了桌子上的那盒“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打到美帝国主义”大火柴,忍不住拍了下来,问他:“你去西安了?”“嗯”估计这些东西就只有中部地区才会有。

有趣。很久没见到这样的红色火柴了。记得小时候,别人家的爷爷就是喜欢拿这样的火柴出来抽水烟的。看着看着,居然发现有一盒火柴的字印错了!!这尼玛舞台是舞蹈的舞啊,不是午餐的午!!

后来,来了一个奕雄的朋友,说iphone4s丢了,然后到电信重新买了一台回来,奕雄帮他恢复了联系人等信息。接着那胖子说要请我们吃饭。后来就一起去了。谈话间,忽然发现原来大家早已没有话题了。或者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吧。

9月10日,深夜大雨,睡不着,洗了把脸,到客厅坐一会儿,被一只猫吓着了(也许我也吓坏了猫咪)。接着是一夜未眠。我确实不太喜欢猫!无聊拨了一下文园电话,没人接。有人接才怪呢。。都什么时候了!后来迷迷煳煳就睡觉了,印象中睡了很久,然后有人敲我房间的门,“HI,早晨好啊!”我使劲 睁开眼,是文园。

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

然后我们两个闷瓜蛋玩了几关植物大战僵尸,结果依旧是我每次都打输,郁闷咧!!我怎么就那么逊。看了一下文园,那小子居然赢了。有没有道理!!

9月11日,让吕斌这家伙做的nexus7的背贴终于出来了。我让他做了两张,一张印上xubuntu的logo,一张什么都不印。从量尺寸,然后到用AI开模,再到切膜最后到印刷,其实也挺麻烦的。

背贴送过来之前,他在QQ说印得有点偏了,不过那个logo挺好看。我一想,偏一点就算啦。结果拿到手的时候,发现印倒转过来了。。。郁闷。。这张背贴。。唉,算啦。留下来纪念一下吧。反正以后见到面的机会很少了。

后来,还是贴了上去,觉得不怎么难看吧?呵呵。很多事情,没做过的话,又怎么知道它的结果呢?对么?

不谢吕斌。原谅我不懂得向朋友说谢谢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3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