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深了,居然让一只蚊子跑进了我卧室,拿了个电蚊拍拍了好久都没有拍到,烦恼得睡不着。点了个蚊香放在房间里,戴上mp3,轻手轻脚开了门,捻着滑板直奔广场去了。

在近段时间里,我认识了一帮社会朋友,每一个都有血有肉,迄今,第一次睡不着去那里的情景仍旧沥沥在目——

在那里大多数人都玩轮滑,有且仅有我一个人玩滑板,因为一直没人教,我学得很慢。当时有几个人在那里点蜡烛,一圈,摆成心形,很美丽。我觉得很漂亮,顺便拿手机拍下来,于是有了下图,后来才知道照片中的那个外国人,名字是叫沙特。

image

大叔很消瘦,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那就称呼他为“权叔”吧(因为我小时候认识一个跟他一样体型的老伯也叫权叔)。权叔说着他现在已经五十多六十岁了,还一个人,领着很少的退休金,每天出来捡瓶子帮补家用。有时候会遇到几个跟他一起抢瓶子的人,其中有妇女、有大爷等等,日子不怎么好过。

在广场上,权叔跟大伙们玩得很开心。有时候,女孩们买了一些小鱼干、凤爪什么的,也往权叔那里送,权叔也不客气,照单全收,吃起来吧唧吧唧的,津津有味。

权叔边吃边说,她们这帮家伙虽然年纪小小,但挺懂事,也挺玩得开的,跟他们一起很开心。有时候他也会买些东西回来,几块钱到十几块钱的零食分给大伙们吃。有时候,胖哥见到了会骂大伙。权叔私底下对大伙说,我买零食回来你们别跟胖哥说,不然又会骂你们了。

人群里有一个小伙子,是个阿拉伯人,叫沙特。这家伙特别喜欢让小朋友们一字形躺在地下,然后他穿着轮滑鞋跳过去,很有成就感,很开心。权叔就经常被这家伙拉着,跟小伙子们一起躺地下。

权叔的家人经常想让权叔也娶一个媳妇,街坊也让他去婚介所,说500块钱让他娶下一个媳妇,不成功不收钱。说到这里,权叔裂开嘴,笑了笑,眼里透出点精光,凑近我,说,我要是有钱的话,还用得着去婚介所么?现在的50~60岁的女人都精明的要死,你没钱没房子谁肯跟你结婚呐!。。。我还是喜欢在这里,这里有胖哥、四姑娘、小龙女、苹果……权叔如数家珍,一个一个名字记得比谁都清楚。

这些名字听上去像混娱乐圈人的艺名。胖哥这个名字正如其人,他心宽体胖,心地善良,但有个缺点——好赌,有时候又很小孩子气地跟人家打架,但最终的结果谁都知道——无一例外,每次都是胖哥被人家打得脸肿肿,三十多岁了还没娶老婆。

胖哥在这个广场上出租轮滑鞋,轮滑鞋子,有单排有双排。辨别胖哥自家的鞋子很容易,胖哥比较懒,出租的鞋子很少拿去洗刷,于是每当气温稍高,满大街都洋溢着胖哥家的鞋子的臭汗味!但无碍胖哥的生意,照样红火,小姑娘和小伙子都像着了魔一样,特别钟情胖哥家的鞋子。

胖哥很接济权叔,接到工程活,也都拉上权叔一起去做。权叔知道自己有些方面不是很熟悉,怕拖人家后腿,有时候也没去。

四姑娘,顾名思义,在家里排行第四,跟大伙们都在一个餐馆里面当服务员,此人有点人来疯,很喜欢凑热闹。见到我的第一天,居然拿了我的手机,登录了我的秋秋,堂而皇之地加了她自己为好友之后再递给我,然后还嘿嘿嘿一个劲地笑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风,偶尔一阵,偶尔一阵,很温柔,让整个夜晚变得舒服而感性。但愿有他们在的每一个夜晚,都如此美丽动人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4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