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个星期没有回来,一回来就发现阳台上乱七八糟的。洗衣机坏掉了,衣服也懒得洗,堆积了好几件。网购一年多,积聚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纸皮箱,堆在了阳台的一角成了山。隐隐的一股尿骚味把阳台渲染得更加邋遢。的确,是时候清理了。

我正琢磨着找个时间,把该清理的东西清理掉,忽然觉得身后有双愤怒的眼睛在敌视着我。倒吸一口冷气之后,默念我不怕不怕,猛然睁眼转身,却看到一只母猫,龇牙咧嘴。

终于,小猫举家搬迁

是她!那只曾经在后院的花草里到处大小便的家伙!!许久不见之后弄得一身肮脏,黄色的虎纹毛有点凌乱,嘴巴里呜滋呜滋地响着。她,已然忘却了我。她身后的纸皮箱“咄咄”的响,直觉告诉我那里还有小动物。

我盯着她,不知道哪里生出来了一丝同情,也有意思畏惧。轻轻的,我带上了门。

晚上,苹果告诉我说这小猫生了一堆毛娃娃,好可爱。我说呢,这么凶!原来生娃了。她还说想要带两只猫回去家里养。我嘲讽道:自己你还养不活,还养猫?!再说了,你忍心拆散人家母子?苹果还在一遍蛮缠,“我就是要养,怎样?!”

其实,不是我不同意苹果养猫。小女孩吧,都爱小动物。不过,我看着那些猫,却总百感交集。

它们挺可怜的。身为流浪猫,没人养,也没人管。小区里面的一个老头子经常把吃剩的饭菜,倒到饭盒里去喂它们。

也是,附近总有太多的流浪猫。记得胡若木就经常把小猫咪往宿舍里带。见到这些流浪猫,就会想起在天桥上讨钱的老乞丐。真可怜。

俗话说得没错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老乞丐一年四季就是因为懒,才到天桥上讨钱的。人一样,猫也同理!

这些猫太没教养了。我当初来这里的时候,就看到她们随地大小便。哦,不。不是随地,而是专门挑门口来大小便。这对于讲究卫生的我来说,这简直无法容忍。后来我拿一条长铁丝,把防盗门的间隙给补上,自此以后,流浪猫们都不能在门前大小便了。我也舒畅多了。

不过,我最不能容忍的是它们居然和老鼠同流合污!警匪一窝!有次我玩滑板回来,就见到那大黄猫跟两只大老鼠同吃一个盒饭!!不要说我看错了,我擦了两三次眼睛!都看到这三个贼子一起津津有味的吃着老大爷的剩饭和鸡骨头。画面定格十多秒,老鼠发现了我,灰熘熘的走掉了,剩下大黄猫若无其事地吃着所谓的佳肴。

毁三观啊!自此以后,我再也不相信书本上猫和老鼠是天敌这个真理了。也许世界上真的不存在永久的敌人吧。谁能下结论说这猫鼠以后不会成亲呢?都一起吃饭,见家长了!!

苹果依旧在那里胡搅蛮缠。我说:“那你去问问她们母亲同不同意吧。”她嘟了一下嘴巴,沉思了一下,嘿嘿地笑了,“我要那个小白猫,还有一只黄色的小猫咪。”

我懒得理她“你爱要哪只要哪只,别来烦我。”

“小猫咪啊真可爱,真可爱啊小猫咪。。。。”她又笑了,哼着调,到厨房拿了一些剩菜,喂猫去了。

在接下来的两天,我没有去整理阳台,而苹果呢,却时不时地去抓猫玩。还把那只白色的小猫抓到我房间里面,有时候我受不了了,就冲她吼:“赶紧拿到外面去!!”于是她就又放走小猫咪。

终于,小猫举家搬迁

昨天,苹果说,明天回老爸家,顺便把小猫咪带上。

今天,一觉醒来,苹果说,猫咪都不见了。我出去检查了一番,猫咪确实走了,只留下一堆纸皮箱,乱七八糟。

猫咪终于也搬走了。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阳台,最终也归于清净。大半夜再不会有小猫吃奶的喵喵叫。苹果伤心了一阵子,跟大伙们玩轮滑了。而我,却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6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