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过得很快。不知不觉,8月份已到中旬了。

一直想写一些东西,每每提起笔的那一瞬间,总是心潮澎湃。我想写一下buyvm VPS的一些心得体会,记录一下和曾尼玛在一起胡混的日子,想描出广场那帮小朋友们的嬉闹,又想录下和苹果的这段时间发生的林林种种。。。。事情太多了,一下子又变得絮乱如麻,最终只是拿起杯子,抿一口王老吉凉茶,靠在木椅上沉思良久,良久,遂沉沉睡去。。终于也没有写成。

回顾7月那段令人稍微心酸的日子,有一丝丝的不甘,舍不得的,有曾尼玛。

I am ok.谢谢

在曾尼玛家里吃了几顿住家饭,她们两夫妻的热情让我有点小招架不住。老孙和曾尼玛的故事细水流长,不痛不痒,暂且留作一段回忆碎片,让它在风中慢慢消散。

麦城教我在ebay上买东西,倒买倒卖的活还真心累,成本高,利润少,还经常提心吊胆,怕货物走丢了,又或是过关被卡。自问不是做生意的料,所以也没花多少心思学。倒是麦城,前前后后花了不少心思教我。没料到马马虎虎的心态,居然也被我写出了几句像模像样的商务英语,列入了ebay买卖交易纠纷的常用语句。

七月下旬,老爸第三次住院了,是肝硬化和肺癌。老妈没有了之前第一次送老爸进院的慌张。心淡了。每每老爸躲在一旮旯里面抽烟,被老妈发现之后总是不承认。一家之主,自小在我们心目中威震八方的老爸,此时此刻多少有点像小孩子。我无奈地长长叹了口气,忽然间有点难以形容的痛。人间冷暖,岁月无情。

八月初,麦城在ebay的生意出现了点小问题,paypal帐号被永久冻结,里面下挂的信用卡账号也随之被封。幸好可以把部分钱取会,但损失也挺严重的。愁得麦城差点一夜白发。我在一旁想作好言安慰,却怎么也憋不出一个满意的词。

麦城最近遇到的问题也贼多:这边不俏弟弟又回家偷钱;那边啊青又说要跟他分手。。。。。我在电话的另一旁默默的倾听着,默默地,插不上一句话。

文园那个丫头回去北海治病去了,这丫头从小到大都是体弱多病,牙齿不好加上又经常吃辣的东西,弄得痘痘都憋出了不少。前几天,她姐姐给我打电话说,她跟宿舍的人闹别扭了,还被人打了,现在人在医院里面独自抑郁,不愿意见人,电话也打不通。可怜啊!!不明白文园那么小巧古怪、鬼灵鬼精的娃也被人揍!!谁那么不要脸的!!!等新学期开学之后,再见的时候,多安慰安慰。

至于我,最近也频频跟苹果吵闹。至于原因,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倒回头想想,其实跟苹果相处的日子还真不错。虽然这家伙很多时候都无理取闹(诸如:无视房间的狭小空间,把很多小猪、小熊猫之类的布娃娃搬回家;带一些玩具蛇放到被子里吓唬我;每逢节日都会买一些花回来到处插放。。。。),但每每想起深夜里总会有人悄悄帮我盖被子,我的心就无比舒坦。无论如何,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悉心照顾。

接下来的是七夕情人节,七夕一过,秋天马上就要到来了。希望到时候会天朗气清,风平浪静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7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