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爸走了。”接到老妈的消息,我和细佬风风火火赶回家。

途中,接二连三地接到亲戚们的电话,说 下车就到群星饭店。在饭店喝了口茶水,起身急忙赶回家了。

家中的老母亲在前前后后忙着,大厅一张草席,躺着老爸,白布盖着。前头有个香炉,几支香在燃烧。

一旁的三姑六婆招呼着我,叫我跪下磕头,礼拜之后装几支香,点几根蜡烛。

然后,就一直蹲在那里烧纸钱,一直到凌晨四五点。

在这期间,吃完饭的亲友们回来看我,对我说的什么话,我记不清楚了,大概是节哀之类的话。

里头的老母亲在旁边听着一群的三姑六婆熙熙攘攘,说接下来该怎么做怎么做,明天的仪式如何如何,谁在前头谁在后,谁拿蜡烛谁牵手。

我忽然间觉得她们很烦很烦,很想说,你们走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但赶走她们之后,我也什么都不懂,什么也不会。

后来就累了,上楼,没脱鞋没洗澡,趴下睡着。

第二天,五硕先生过来把老爸扛上车,运至火葬场火化。45分钟分钟之后,老爸变成了一白袋嶙峋的骨头剩物。

再后来,就带着老爸回到避雨亭——一个临时供放骨灰的地方。拱拜、烧完香火炮竹之后,我跟细佬回家了。

老妈子在家里打扫卫生。家里冷清了很多。

大舅三舅从韶关赶来,到外面找了个旅馆临时招待了一下,第二天,他们就都又赶着回去了。

情绪一直很低落,感觉这是一场梦。细佬在家里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老爸的日子没多长了。我跟家里人说,中秋节放假就回去看看老爸。

中秋节是一个我很不愿意过的节日。想想我小时候就是中秋跟老爸闹矛盾离家出走的,那是第二次离家出走。至今想起,仍然心有余悸。

亲友们都在安慰我。其实,我只想安静一下。成超在QQ上问我签名什么回事,然后打了个问号。我突然间很气愤,回了一句“我老爸死了,明白了吧?给我滚!!”

回想起老爸,一生中挺坎坷的。也有辉煌过很长时间,但是中年之后就落魄潦倒。在我印象中,老爸为人豪爽,认字不多,却又是个才子,挥金似土,可惜性格极其暴躁,肆烟酒如命。

老爸是个木匠,雕刻的一首好工艺,家里的凳椅门桌,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做出来的。

老爸是个司机,他1985年考到了驾照,2005年驾照过期。可是,在我出生以来,没有看过老爸驾车。问他为什么,他说很多事情你们小孩子不明白。

老爸是个建筑师,曾经带领过不少的包工头,干过不少的建筑,设计图纸会看会画,拿得起工艺笔、水平尺,也拿得起秤砣、砌砖刀。

但到最后,老爸沦为一介农民,跟老妈在家里种田耕地。

09年的时候入院,医院那边已经跟老妈说,老爸有肺癌和肝积水、肝硬化,让家里人多看着他一点,要活命,别沾烟酒。

家人警告过他很多次了,他悄悄地喝酒,偷偷地吸烟。老妈子是个软弱的传统女子,没有主见。在家里都是老爸一个人说了算,所以,当我们去读书的时候,老爸又开始了烟酒生活。

12年的时候,时隔2年,老爸再度入院,后来情况稍微好转,但是医院那边却开出了病危通知书。

13年,老爸入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,但他说憋不住医院的气味,老嚷着要出去。二姐有时候跟我说他的情况的时候,我跟她说:我老爸命不久矣。中秋再回去看看。

细佬9月1号来看我。突然接到老妈子的电话,于是我们俩急忙赶回家。老爸却早已白布盖身。

老爸生于西元1955年5月,卒于2013年9月,享年58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8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