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个星期不写东西,周围的事物都变化了很多。外面的兰花因为太久没有浇水已经枯萎掉了,而不远的紫荆花却鬼使神差的飘着花瓣,落在地上一片片积聚了厚厚的一层。

傍晚时分,穿着拖鞋踏走在小区,有种漫雪纷飞的感觉。静待到深夜,挎上背包,打算出去广场溜达了一圈。

广场上的灯被关了,被路灯的余晖斜照着,昏昏暗暗。我找了一个坐的地方,翻开了笔记本,开始记录最近的一些流水账。

临近国庆的时候,我跟Jordan等一干人去了顶楼打篮球了。好久没锻炼,微显虚弱,几场下来都累得不行,全身酸痛 ,初步估计需要休养个把月才可以再跟别人打篮球。

消逝了的光圈

剑哥在一旁拍照,拍出来的照片都带有一丝丝的浪漫主义色彩。紫色,多了几分闷骚。

消逝了的光圈

再后来就是国庆了,回家陪了老妈几天。在老爸走了之后,老妈子比以前更加唠叨了,稍微一点小事情都会给我打电话。趁着国庆这个空挡,我把所有可以走访的亲戚好友都走访了一边,正当自我感觉良好志得意满的时候,又有一些黑暗阴霾向我靠近。

6号得到消息,小琳说有个卖家虚假发货,我在PayPal那里开了case,卖家那边不认帐,PayPal客服让我报警,拿报警回执文件佐证。哪里来这么多傻逼玩意?做一单小买卖也弄得要报警了么?什么世道了现在?还玩虚假发货。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,麦城跟我说现在费用比以前提高了一百多倍,再入货的话,必定亏本,能退货的都退掉吧。费用的提高跟美国政府的停摆有关。但愿17号之前美国政府能正常运作。

小生意算是暂时歇菜了,但银行卡的账单依旧得还。随手翻看了一下,诺大的消费额度仍然让我郁闷许久。到底我什么时候消费了这么多毛泽东!?

实在没有心情继续在电脑面前坐着无所事事,眼下一堆一堆乱糟糟的事情让我变得极其烦躁。为了调控一下自己的情绪,赶走了苹果,叫来王叔收走屋里的瓶瓶罐罐,然后一个人独步到了广场。

几个月不曾来,广场上灯也不开了,溜冰的人少了很多,大多都是陌生的面孔。四周围除了四季花草依旧青绿,其他植物随着秋天的消逝而逐渐萧条。

周围很安静,没有声音。闭上眼,和四姑娘、玲玲她们玩耍的场景又再浮现。

江顺说:“年轻真好。” 只可惜,年轻于我不再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8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