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至来了,我并没有回家。本来打算是我邀晓姗和铭仪去吃汤圆的。

[music1g play=32527]

可是由于她们比我快一步到达了餐厅,反而倒请了我。。。万分歉意中也饱含高兴。。。

她们两个娃今天一整天都在忙,午饭抽了点时间过来相聚,好久不见咯,呵呵。罗嗦了一大轮(其中大半的话都是我我说的),吃得很欢。先去吃了个那什么云吞面吧,然后是她们俩各要了份红豆汤圆,我要绿豆的,嘿嘿。

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话。直到分叉路口后,说再见。我就又回到了我的屋子里,电脑前。在网上盲目的浏览着。

昨晚没睡好,其实压根就没有睡觉。晚上7点多的时候,文园和松松那两个娃过来借电脑做一些题目。后来她们俩就一直做到了凌晨三点多四点。期间,我跟志峰去吃了个宵夜,洗了趟澡。

后来吧,我们三个终于合力完成了那些繁琐的题目的时候,文园和松松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。真的是咕咕的叫。哈哈哈,我们三个人都笑得很开心。说实话,很久都没有听到别人饿肚子的声音了。之后我们几个人就收拾了一下东西,出去外面吃东西了。

凌晨三四点,一般的商店都关门大吉了,只剩下一家兰州拉面馆。唉,松松点了什么盖浇饭,文园要了个扬州炒饭,我要了个兰州炒饭。两个人狼吞虎咽了起来,剩下我吃得最慢了——因为我之前已经吃过夜宵了,不怎么饿。

直至我们依旧在回去的路上说一声再见而分道扬镳。

茫然发现,原来我们都那么的似曾相识——相聚然后分离。只可惜,我神志已经不再清醒如初了,迷迷蒙蒙地觉得,这个冬至不应该太冷,得来不易的一刻欢愉不应该刹那间又烟消云散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95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