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是腊月二十八,今天是二十九。没想到,又一年了。前天跟志峰吃宵夜的时候说要一起去唱K,他说跟丽娜有点事情,需要单独处理,二十八好那天晚上不行。当时,我跟他说,那好吧,你有事先忙。

他说我说话酸酸的,又说我喜欢感怀伤事,平时一直孤傲,其实又很希望得到人的关怀。等等等等。

我听得不耐烦了,甩下一句:“爱来不来!”扬长而去。[music1g play=158485]

二十九号的事,我没有告诉其他人。当然是不想她们都来烦我。弟弟拿电脑过来,顺带也给我买了好多东西。送弟弟到车站,回来后我给文园回了个短信说:“唱K计划cancel了。我想自己一个人逛逛街。”

估计是她怕我一个人伤心吧。打来了电话:“你要去哪里逛街呀?我恰好也没事做,陪你吧。”一句话,让我鼻子一下子酸了,木木的呆了好久好久。。。。

其实,说实话,一直以来,我也挺习惯一个人的。一个人意味着孓然一身,无需负担太多东西。志峰说我狂又傻,患有轻度精神分裂症——有时候举止很幼稚,有时候又老态沉沉,不知道哪个是我,哪个不是。当然,也可能是因为我看不起身边的每一个人,准确来说是我看不惯这个社会。于是我不屑于跟他们一般见识。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大概就文园那娃喜欢跟我一起傻。也许没有喜欢,是能够和我一起傻。

那个晚上,文园跟我在外面熘达了一会儿后,就去了堂会唱K,是迷你套间。期间,文园傻傻的,居然搞错了,喝了我的那杯热奶。我一脸正经的跟她讲:“你喝我的口水了,得一辈子听我的话!”

她脸色一下子吓青了,一边说“哪有!那杯是我的!!明明是你喝了我的,你得听我话。。。。”一边拿起那杯本该属于我的热奶,故作镇静得喝了起来。

看到她的那个模样,我都笑歪了。在她唱歌的时候,我没有喝过的一杯热奶放回她的位置,拿起她喝过的热奶,悄悄抿了一口。我们扯平吧。

后来我们到了家乐福买了些东西后,就近找了个麦当劳点了些饮料。记得麦当劳里面的那些灯光很幽暗,左边是公路,布景很梦幻,很温暖。我要的是一杯热咖啡、麦旋风和一个中薯条,文园本来要的是炸鸡翅和一个麦旋风,炸鸡翅卖完了,最后她只好要了烘烤鸡翅。期间我们谈了许多许多,直到。。。直到我们谈不动了。。之后,休恬够了,就回去了。

回到屋子里,我已经累得不行了,志峰过来叫我去吃宵夜,回绝一番,洗了洗脸和脚,倒在床上不起。

直到今天10点多,申通快递发短信过来,说要我拿包裹。记起来了,是谋智公司的一些奖品。到楼下签收了,发现少了个小狐狸布公仔。

之后又打电话过去叫他们补发。晚上7点半的时候,我正在洗衣服,文园给我打电话叫我下楼拿点东西。当时我还穿一小短裤,披了那件正要洗的新firefox衣服,下楼去了。看到文园双手拿着一个大盒子咧着嘴向我笑着。旁边有个跟她一起的女孩,曾经见过一面,但不认识。

我正思量:不会是蛋糕吧?文园发话了:“我去买了蜡烛,一定得点上哦!!我要知道你多少岁了!嘿嘿”

我当时就要晕倒。。这娃真让人。。。。昨晚不是跟她一起庆祝过了么?怎么今天又送蛋糕过来了。

招呼她们两个上楼来之后,我被迫点上了蜡烛。这么大了,我吃蛋糕的次数真的很少,毕竟我们这一代的人是没有吃蛋糕的习惯的。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安安静静的吃着蛋糕、水果、糖……期间没有歌曲,也没有喧嚣。就我们几个人在这里随意的说着,很幸福。如果时间就此停住的话,我亦无悔。

九点多的时候,文园饱得打嗝了,哈哈。看到她那个傻傻的样子真诚得一丝不挂,我笑了。旁边跟她一起来的朋友也笑了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9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