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就这么开始了,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述说开场白的时候。跟萍果长跑了一年多的爱情,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,我觉得大家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应该冷静下来,都多给对方一些时间,然后,我们就这样和平分开了。

最后的一同电话是萍果打给我的,2014年4月12日下午一点多的时候。电话的对话寥寥几句很普通。

“在呢?”
“嗯”
“忙吗?”
“在忙呢。什么事么?”
“没事”
“哦”
“没事就先挂了。”

恋爱的外行人也许不觉着有什么不妥,内行人估计知道了——双方都患有恋爱疲倦症了。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我和萍果都很好的处着。回忆着以前的一点一滴,总是那么的美好。

萍果是一个没文化但挺聪慧的家伙,在相处的时间里,我们没有去过一次电影院。我有时候说想跟她一起去看电影,她说不习惯电影院的气氛,喜欢拉着我躲到被窝里对着20多寸的液晶屏看电视剧。她遇到一些喜庆的日子(比如我从远处归来、生日之类的),总喜欢煮几个菜来庆祝;有点淘气,却总能在波澜不惊的生活之中给人一个惊喜。

有时候晚上回家,她会躲到门后不经意的吓我一跳,弄得我现在进门都有种恐惧心理,上下提防着,心惊肉跳的,都被她吓出神经质来了;有时候又把房间乔装打扮,弄得没有人似的,然后自己却躲到被窝里面,等我卸下行装,打开笔记本准备看优酷的时候,不经意的掀开被子大喊大叫。当人的精神放松,毫无戒备的时候,被人往后这么一下,很容易就会吓出个神经病来的,好在我心里素质比较强,没有引发神经病,但也差点被吓哭,让她安慰了好几个小时才慢慢安下神来。打这两次起,我进屋之前都会蹑手蹑脚,弄得跟贼似的,有时候也声东击西、投石问路,看清楚了屋子里的动静再进屋。着实吓得不轻。

再后来,她买了一些个万圣节的玩具蜘蛛、玩具蛇之类的,也扔到被子里打算吓我。可惜被我一一识破。

她有个癖好,爱把东西都往房间里搬,喜欢的不喜欢的、带毛的不带毛的,也不知道那些东西她哪里捡来的:受了伤的七仔、歪了脖子的多啦A梦、气垫凳子、假的梅花枝、活生生的玫瑰、仙人掌……琳琳总总。房间大概有15平方左右,除却衣柜、床、办公的桌子之外,基本上没多少地方了,被她这么一般弄,可用的空间就显得更加狭小。但她毫不在意,依旧喜欢搬东西进来。我觉得她这个习惯跟《夏洛特的网》里头的那个汤普顿老鼠有点神似,有点可爱,却又有点小讨厌。

然后我会等你来电

受伤了的长江七号

萍果的文化水平不高,认识的字不多,数学算法就更糟糕了。由此也带来了很多笑话。有一次,我在整理稿子,叫她去买两份瘦肉炒米粉。她拿了一张20元屁颠屁颠的跑去了。回来的时候,她搁下了8块钱和两份瘦肉炒米粉。我奇怪了,问为什么剩余8块钱回来呢?瘦肉炒米粉是6.5元一份的,两份是13元,应该剩7元。

一问之下顿时笑出屎了。一直以来这家伙脑袋里的数学运算不大灵光,也不会算小数点的算术。两个6.5元,她算作是12元了。而且在结账给老板的时候,她跟老板说:“老板,这两个米粉是11块还是12块?”那家店挺火爆的,排队买炒米粉的人很多,老板没来得及细想,张口便回答说:“12块!”就给她找续了8块钱。老板当时是糊涂了,回过神来的时候估计对这小姑娘又气又好笑,明晃晃的强买强卖!我用手指戳着萍果的脑袋瓜子,叹了口气,“没文化真可怕。”

我们之间我们一起玩轮滑,一起过节日、一起爬山、一起刷街、一起在家里煮饭煮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总的来说,跟萍果相处的这段日子里,开心的居多。而伤透了心的,又何必再提了呢?希望萍果可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生活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20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