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星期二,手上的事情处理得七七八八了,外面明月朗朗,晚风撩人,这样的时分,这样的场景下,要是能够放下手上的东西,继续花前月下的自斟自饮,我就很满足了。而可惜,计划内的事情总会被现实无情地打破——一帮家伙说要去聚会,唱卡拉ok。

[music1g play=-15468]

一行几十人的团伙毫无预兆的直奔堂会而去,本人对团伙唱卡拉ok一直没什么兴趣,人多了不好玩,我更喜欢一小群人活动。唱歌没什么好说的,台上有人唱,台下有人聊。诸如:李伟和嘉明是mic霸,老霸着个mic唱个不停,声音粗犷浑厚。锐兴那小子说自己千杯不醉,却三两下被灌得不省人事。期间男男女女来来往往,进进出出。在这里只有一个感觉:吵杂的呼喝叫喊加后劲很足的音乐。除此之外,剩下的就是落寞。在思想的沉寂中,沉沉睡去,深夜3点多被朋友叫醒,独自走路回家。

(该配图是另一个卡拉ok-party的,与本文无关。主人公此刻在拿着相机。)

醉是什么滋味呢?一直以来都没有试过,直到昨天晚上。我不回喝酒,也不玩扑克牌。为了把那箱啤酒搞定,昨天跟一帮家伙在玩21点斗大,一瓶接着一瓶,三两下之后,就听到别人的说话声有点卷舌,我暗自偷笑,但大家依然玩得起劲。

我很不明白,在当下物质富裕、活动纷繁的情况下,为什么我们依旧如此无聊。不错,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晚骰子和21点都很无聊。一惊一乍是常有的事情。赢了的人会兴奋地手舞足蹈,输了的人不垂头丧气,依旧跟着别人吆喝。大家都进入了相当兴奋的境界,打了鸡血,宛如临近1929年前夕的华尔街。

一边想着一边跟着他们玩,一边玩就一边喝,常有局外人眼光的我在这次喝酒聚餐中慢慢沦陷,觉得自己是有点醉了。严格来说也不算是醉,是很困很想睡觉,但还可以支撑住身体,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一定是我太理智了,居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丢人的事情出来。也有可能是酒精的火候不到。但不管如何,依然值得万幸。

藏剑山庄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!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yanwen.org/archives/1230.html